网上快3平台

可愛家鄉

法律服務可愛家鄉

當前位置:首 頁 > 商會服務 > 可愛家鄉

四川文化之旅

發布時間:2016-04-26 17:30:38  來源:  作者:  點擊次數:0
巴是華夏文化的一個分支。四川盆地中成都的蜀和的巴所代表的文化。蜀文化以成都為中心,包括盆地西部及陜南、滇北一帶。傳說,早建有地方政權,至公元前316年為秦所滅。考古發現,商至西周時,蜀人與民族即有文化交流。出土商代后期如深腹豆形器、、小平底缽等,雖具地方特色,但銅鏃、銅戈、銅矛卻為黃河流域常見器形。出土的西周至

詳細介紹

對外交通                                                   

巴蜀古棧道

[1]

   四川盆地雖為高山和高原所環抱,但山原之間的若干河谷卻成為巴蜀得天獨厚的對外交通走廊。盆地的西部是、雅礱江、大渡河和流域,它們穿行于,其中可通行的河谷,成為古氐羌民族遷徙的南北走廊。盆地的東部有作為出口。盆地北部既有(金牛道)直通,又有嘉陵江河谷直通漢中。而盆地以東的清江流域又北與相通,南與湘西山地相連。正是依據這樣的地理特點,自古巴蜀先民就兼容了南、北、東、西文化,使四川盆地成為薈萃農耕、游牧文化的聚寶盆。從先秦到,巴蜀文化與以下三方文化有明顯的交流與兼容:一為荊楚文化,是耕織結合、自給自足的的文化,它崇尚自然,奇詭浪漫,以為圭臬;二是,注意綜核名實,講究耕戰和商業;三是中原文化,崇尚,看重歷史,以《》為準繩。巴蜀文化兼容了這三種因素:它接受荊楚文化而把《楚辭》發展為漢大賦;它接受中原文化而使蜀人史學趨于發達;它接受秦隴文化而導致“隴蜀多賈”,工商業繁盛。

文化輻射力

  巴蜀文化又有具有很強的輻射能力,除與中原、楚、秦文化相互滲透影響而外,主
                                                                       

巴蜀文化

      要表現在對滇黔和昆明夷、南詔文化的輻射,還遠達大陸地區,在金屬器、墓葬形式等方面對東南亞產生了深刻久遠的影響。

  元代的人 費著《歲華紀麗譜》曾說:“成都游賞之盛,甲于西蜀,蓋地大物繁而俗好娛樂”。俗尚游樂是巴蜀人的一大特點。所以,巴蜀很早就興起了旅游習俗,到唐宋時達 到頂點。以成都而論,全年的固定的游樂活動就有23次之多,或游江,或游山,或游寺,或游郊野,而且往往是群體出游,并與歌舞娛樂、體育競技、商貿活動結 合在一起,具有很豐富的文化內涵。

巴蜀山川

  巴蜀山川,自古有雄險幽秀之稱:,青城天下幽,天下險,天下雄。經過當代的開發,今天更增加了“神奇瑰麗”的特色:溝山水的神奇,黃龍山水的瑰麗,熊貓世界的趣,恐龍世界的奇,是今日領略的最大感受。從線路上看,有西北線的九寨、黃龍、四姑娘山、,有北線的劍門蜀道,有東線的風光,有南線的蜀南竹海風光和探秘。整個巴蜀景觀布局疏密相間,如金線穿珠,珍珠滿盆,幾乎每個縣都有可供旅游的景點。

  巴蜀旅游線最大的特色是雄險幽秀的,往往包含著人杰的深厚的文化內涵。如:劍門蜀道具有豐富的三國蜀漢文化和文昌文化以及女皇武則天故里的文化內涵;九寨黃龍一線,具有羌族石碉文化、文化、古蜀岷山文化、三國蜀漢文化的內涵;瀘沽湖具有“母系王國”的文化內涵;三峽一線則更是一個古代文化的寶庫。這是巴蜀旅游具有經久不衰的魅力之所在。

三國蜀漢文化

  三國蜀漢文化的中心遺跡是。武侯祠本是墓、祭祀劉備的漢昭烈
                                                                          

巴蜀文化區域

廟和諸葛侯祠的合祀之地,但人們都用武侯祠這個名稱來代稱這幾處遺跡。諸葛亮作為人民智慧的化身,受到萬世云霄的崇敬,“武侯祠”這一稱謂,讓我們深深領略到其中積淀的況味。從武侯祠出發,沿著當年劉備入蜀的路線,可以陸續拜謁大邑子龍廟、龐統祠、諸葛祠、和蔣琬墓、昭化廟和劍閣,北出漢中可到沔縣諸葛墓和武侯祠。一路上我們盡可以領略歷史淘盡千古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鐵馬金戈變為漁樵的滄桑變化,從中受到啟迪和教益。

  前后蜀時期是巴蜀歷史上繁榮富庶、文化昌盛的又一高峰時代。永陵()為我們留下了這一時代的歷史見證。永陵石棺上的廿四樂伎石刻是我們了解唐代的 極品,從中可體味清樂與龜茲樂相結合,盛唐的霓裳羽衣舞曲在西蜀流傳的情況。前蜀和后蜀各有一位花蕊夫人,究竟是誰寫下了留傳至今的《宮詞》,肯定可以引 起在旅游中探索的興趣。永陵是我國歷代帝王陵墓中唯一的一座修建和突出在地面之上又已經科學發掘的陵墓,可供游人參觀,這更可以引起人們對于帝王陵寢秘密 的興趣。

三峽風光
                                                                          

三峽風光

[2]

   三峽風光的雄奇壯麗,舉世聞名,再加大寧河小三峽的青幽神秘,身臨其境,自會使人們充分體會到妙如仙境的峽中神韻。的考古發掘表明,三峽很可能是人類起源地之一,當我們領略的原始意味的時候,自然會引起我們對于遠古的無限遐思。沿岸及上下游的豐富文化遺存,如的鬼城、的石寶寨、的水文石刻寶庫,劉備向諸葛亮托孤的等,都可以增長我們的知識,啟迪我們的智慧。大江大水是巴蜀沖出盆地走向外部世界的活力之所在。當我們巡行三峽之中時,會對巴蜀人為什么從來向往走出夔門做出自身心靈的闡釋。

  位于和江安縣的蜀南竹海面積有6萬余畝,其中還有仙寓洞、龍吟寺等文化景觀,既是大自然的奇觀,也是邛笮人和僰人等蜀地先民世世代代辛勤的杰作。

  岷山是古蜀文化的發源地之一。發源于岷山的岷江,自古稱為“”,是蜀文化最先發達起來的地方。這里有人間仙境九寨、黃龍和大草原,有巍峨的四姑娘山,有著名的臥龍大熊貓自然保護區和,有古蜀文化的大量遺跡,有全國唯一的風光。游覽,不僅可以使我們體味山川的神奇秀美,更可以使我們領略古老的巴蜀文化的千姿百態。只要我們把山川旅游同結合起來,我們就必然會有一次與一次不同的新的收獲、新的感受。

蜀道文化

四塞之國

  四川盆地在地形上為“四塞之國”,古代交通甚為困難,故發出 “蜀道

            

錦繡天府

之難,難于上” 的感嘆。這一封閉地形對巴蜀文化作為農業文明所必然帶來的封閉性肯定會有較大影響。但正是因為如此,又反過來激勵起巴蜀先民向外開拓、努力改善自身環境的 決心和勇氣。于是,環境與文化相交融,造就了巴蜀先民封閉中有開放、開放中有封閉的歷史個性。隨著時代的推移,開放和兼容終于成為巴蜀文化最大的特色。

  巴蜀文化同秦隴文化的溝通,最大的障礙是北方的高山——。但巴蜀先民以驚人的勇氣,創造了高超的棧道技術,打破了盆地地緣的封鎖,克服了狹隘的封閉性。蜀王派遣五丁力士開道,迎接秦惠文王所送金牛和五個美女的神話故事,就是上古時代開山通道進行文化交流的生動體現。棧道是巴蜀人的一大發明。認為巴蜀“四塞之國”的封閉性是靠“棧道千里,無所不通”來達到開放的,這是很精到的史家眼光。

  逢山必須開道,遇水必須造橋,古蜀先民為了突破封閉,在發明了棧道的同時,又發表了笮橋。笮橋即繩橋,有多種類型,至今尚可見到的藏區的溜索和編網的藤橋,岷山上的竹索橋,滇西北的編網篾橋,早期的珠浦橋以及早期的鐵索橋,都是巴蜀先民向外部世界開放的智慧體現。

南方絲綢之路

  遠在四千年前,四川盆地就存在著幾條從南方通向沿海,通向今、地區的通道。一些重要的考古發現,如出土的海貝、象牙,大溪文化的海螺和象牙,茂汶和涂山出土的琉璃珠,都不是本地所產,而是來自北部地區的,這些都充分證明巴蜀先民與南方世界有所交通和交流。時,張騫在大夏發現邛竹杖和蜀布的故事,說明巴蜀到印度(古身毒國)再到早就存在一條通道。這條通道,現代沿用“絲綢之路”稱呼的慣例而稱為“南方絲綢之路”。

  南方絲綢之路主要有兩條線路:一條為西道,即“旄牛道”。從成都出發,經臨邛(邛州)、青衣(名山)、嚴道()、旄牛()、闌縣()、邛都()、葉榆()到永昌(),再到或八莫,進入緬甸和東南亞。這條路最遠可達“滇越”乘象國,可能到了印度和地區。

  另一條是東道,稱為“”。從成都出發,到僰道()、南廣()、朱提()、味縣()、谷昌(),以后一途入,一途經大理與旄牛道重合。根據目前所能見到的文獻資料,最早走這條線路的古蜀先民的知名人物是秦滅蜀后南遷的蜀王子安陽王。安陽王率領兵將3萬人沿著這條線路進入了越南北部地區,建立了甌,越南歷史上又稱之為“蜀朝”。

文化特色

文化地理區域

  巴蜀是一種特定的稱謂,如今可簡稱為蜀,但在戰國以前,巴與蜀是分稱的,涇渭分明。“巴”的為“吞食大象的巨蟒”,中心區域為川東、鄂西地區,涵蓋、、黔中和等地;“蜀”的古義為“葵中之蠶”,主要地理位置涵蓋四川盆地中西部地區。由是觀之,巴蜀的核心區域即為如今的和四川省。

形成過程

  濫觴于商代,見名于,主體氣質成于,巴的進取與蜀的兼容由此合二為一,秦漢以后逐漸融入中原文化,搖曳而生姿,經歷代而飄然不散,是一片可以遮蔽天空的星云,和而未合,惜乎未能聚攏成星體,過去不能,現在不能,未來亦難能。

文化特點

  總體上,巴蜀文化綿長久遠、神秘而燦爛,可坐享,亦可以行卒而生;可無為逍遙,更因刀劍而存。文化上兼容儒釋道,以道,注川人風骨;以儒,舉川人仕進;以釋,去川人彷徨;進退之間,死生契闊。 

  蜀人從容,卻含惰性;明快,失之淺薄;瑰寶陸離,多附鬼氣;人文薈萃,最是。

  巴蜀之地向來稱為四塞之國,不可謂不封閉,然則多川匯流,昂然出三峽,成大江東去之勢,尖銳,奔騰,蒼茫,頗讓人喟然感嘆。

  蜀中自古多才俊,蜀中自古少大將,多少豪情,多少志氣,都削成絲絲縷縷花絮,化作點點滴滴閑情,粘滿著春花秋雨,匯入大江大河,消失于無影無蹤。

性格特點

  巴蜀男人——耿直而鬼馬,豪放而狡詰。既精明能干又悠閑散漫,既敢闖敢干又談玄說幽,固守于盆地之中皆是閑人,沖出夔門之外都是好漢。巴蜀女人——伶牙俐齒,嫵媚多姿,勾人魂魄,蜀之溫婉渝之潑辣皆風情萬種,麻辣之間原來最是溫柔之鄉。

巴蜀名人

  、張問陶、、、張大千、鄧小平、、、吳玉章、朱宣咸、羅中立、盧作孚、黃繼光、、、、田亮、,、、王小丫、、蔣勤勤、張靚穎、、張含韻、李宇春、、陳琳、、于娜。

文化交流

武侯祠
                                                                 

武侯祠

[3]

   三國蜀漢文化的中心遺跡是成都。武侯祠本是、祭祀劉備的漢昭烈廟和諸葛武鄉侯祠的合祀之地,但人們都用武侯祠這個名稱來代稱這幾處遺跡。作為中國人民智慧的化身,受到萬世云霄的崇敬,“武侯祠”這一稱謂,深深領略到其中歷史文化積淀的況味。從武侯祠出發,沿著當年劉備入蜀的路線,可以陸續拜謁、德陽龐統祠、綿竹諸葛祠、綿陽富樂山和、昭化費祎廟和劍閣翠云廊,北出漢中可到沔縣定軍山諸葛墓和武侯祠。一路上我們盡可以領略歷史淘盡千古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鐵馬金戈變為漁樵江渚的滄桑變化,從中受到啟迪和教益。

王建墓

  前后蜀時期是巴蜀歷史上繁榮富庶、昌盛的又一高峰時代。永陵(王建墓)為我們留下了這一時代的歷史見證。永陵石棺上的廿四樂伎石刻是我們了解唐代音樂的極品,從中可體味清樂與龜茲樂相結合,盛唐的霓裳羽衣舞曲在西蜀流傳的情況。前蜀和后蜀各有一位花蕊夫人,究竟是誰寫下了留傳至今的,肯定可以引起在旅游中探索的興趣。永陵是中唯一的一座修建和突出在地面之上又已經科學發掘的陵墓,可供游人參觀,這更可以引起人們對于帝王陵寢秘密的興趣。

  位于長寧縣和的蜀南竹海面積有6萬余畝,其中還有仙寓洞、龍吟寺等文化景觀,既是大自然的奇觀,也是邛笮人和僰人等蜀地先民世世代代辛勤的杰作。

岷山
                                                               

岷山

[4]

   岷山是古蜀文化的發源地之一。發源于岷山的岷江,自古稱為“江源”,是蜀文化最先發達起來的地方。這里有人間仙境九寨、和,有巍峨的,有著名的和養殖基地,有古蜀文化的大量遺跡,有全國唯一的羌文化風光。游覽岷山,不僅可以使我們體味山川的神奇秀美,更可以領略古老的巴蜀文化的千姿百態。

文化淵源

  巴蜀文化源遠流長已有5000余年發展歷程,在中國上古三大中占有重要地位,與、等地地域文化共同構成輝煌燦爛的中國文明。巴蜀大地是中華民族的又一搖籃,是的發祥地之一。 從秦漢到近、現代巴蜀大地產生了司馬相如、揚雄、陳子昂、李白、蘇軾、式、楊升庵、李調元、、巴金等文化巨匠,在許多文化領域,諸如、唐詩、宋詞、、史學、、天文、易學等方面,都處于全國前列。巴蜀的文化和宗教,與的儒學、三晉的法學、的道家,共同形成了祖國古代文化的顯著特色。

  巴蜀地區是西南絲綢之路的出發點和主經之地,自古與西南各族和南亞各國保
                                                               

中華文化的瑰寶

持著密切交往,巴蜀文化影響了西南各族乃至南亞諸國,使巴蜀文化沖破了自身的地域特色進而具有大西南意義和國際文化交流意義。

  “巴蜀文化”作為術語提出已近50年,郭沫若、、顧頡剛、、蒙文通、、任乃強、、張秀熟、等國學大師對巴蜀古史傳說、古代歷史、民族、學術、宗教和考古等方面進行開拓性研究,取得了一批劃時代的成果。在,四川大學素來是的帶頭人,50多年來先后出版和發表了約450余種論著,巴蜀考古也獲重大成果,的發現和研究,以成都“寶墩文化”命名的發掘,三峽古人類遺址的發現,都凝聚了川大學人的心血,1999年川大師生對三峽李家壩原始人遺址的搶救性發掘,被評為該年度“十大考古發現”。博物館4萬余件以巴蜀及西南文化為主要內容的收藏,為研究工作提供了豐富的實物條件。

  早在1991年即已成立巴蜀文化研究中心,并接受捐款修1000余平方的“中心”大樓。1997年開始的“”,又將巴蜀文化研究列為重點建設課題。該中心與實體型研究所古籍所組合成四川大學巴蜀文化研究所,該所豐富的藏書和專職研究隊伍,為全面開展巴蜀文化研究提供了現實的可能性。有中國古代史、考古學、專門史三個博士點和,為巴蜀文化高級人材培養提供了學術保障。

宗教文化

  世界上的幾大宗教中唯一在我國土生土長的宗教是道 教,道教的創教之地就在巴蜀。在今四川省都江堰市青城山腰,有一道教名觀——古常道觀,建筑雄渾莊嚴,金碧交輝,環境搖青聳翠,泉林交蔭。觀后有一巖洞, 內有張天師石刻像。觀前有古銀杏一棵,傳為天師手植。原來這道觀據說是東漢道教天師張陵結廬傳道之處,后世遂稱為“天師洞”。

  (34 —156年)是沛國豐(今江蘇豐縣)人,自幼熟讀《老子》,年輕時曾任巴郡江州(今重慶)令,受到巴蜀“仙道”、“鬼巫”一類宗教習俗的深刻影響。后來, 張陵棄官入洛,又輾轉入蜀,在西蜀鶴鳴山(今大邑縣境內)學道,于漢安元年(142年)在這里創立“天師正一盟威”之道,一般都簡稱為天師道,這也就是后 來傳遍全國的道教。

  從學道到創道的過程,是張陵為道教作理論準備和創教 實踐的過程。他造作道書24篇,完成了道教的神學思想體系;他選擇疊幽擁翠的青城山作為“靜思精至”、“整理鬼氣”的創教傳教基地;他改造巴蜀原有仙鬼巫 術,建立神系、宮觀組織、教區組織和齋戒儀軌,其中最主要的是創立教區組織“二十四治”。初期的24治全在四川盆地西部,以陽平治(今)為中心,鹿堂治(今綿竹)和鶴鳴山治(今大邑)最為重要。天師道后來分化很多,南北朝時,南朝有南天師道,北朝有北天師道。巴蜀本土的天師道的發展衍變也不絕如縷。時 代,張陵之孫張魯憑天師道“雄距巴、漢垂三十年”。成漢時,李雄的國師范長生以青城山作根據地,率千余家傳道,被尊為天地太師,后人在他的舊居建有長生 宮。唐玄宗時,為解決山下飛赴寺僧人強占青城山道觀“天師洞”的糾紛,下詔“勿令相侵,觀還道家,寺依山外舊所,使道佛兩所各有區分”,并刻石于碑,這就 是著名的《大唐開元神武皇帝書碑》,今仍立于常道觀的三皇殿中。

  前 蜀時,道教著名領袖杜光庭定居青城山白云溪清都觀,即今祖師殿,主持青城山及全蜀教務,著書立說,為道教理論建設作出了巨大貢獻,被譽為“扶宗立教,天下 第一”。傳說明代張三豐曾住成都二仙庵,張三豐為武當山道教南派,因此巴蜀地區武當派頗盛,真武宮觀也很普遍,以宜賓市翠屏山的真武宮觀群最為著名。清代 康熙初,陳清覺自武當山來青城山傳全真龍門派,后來又主持二仙庵,使道教再一次興盛。

  青羊宮原名青羊肆,是成都城內最著名的宮觀。相傳是老子出關見關尹之處,唐僖宗中和三年(883年)改為青羊宮.宮內收藏有木刻《道藏輯要》板片, 是研究道教的重要文物資料.宮內現存兩尊銅羊(俗稱青羊)以及八角亭、呂純陽石刻等著名建筑.

  四川道教石刻為數不多,整個盆地內共有28處,其中 以大足石刻中的道教造像最為系統和完整。佛教是我國古代最重要的宗教,根據近年的研究和考古發現,佛教傳人我國的途徑是多源的。印度、中亞和西亞同我國古 代的聯系主要通過西域、南海,和滇緬五尺道、牦牛道三種途徑。古巴蜀位于這三條途徑的交匯點,因此特別體現了佛教南傳與北傳在這里交匯的特點。近年來巴蜀 地區發現不少東漢晚期的佛教造像.綿陽何家山1號崖墓出土搖錢樹上的銅鑄佛像,樂山柿子灣1號崖墓和麻浩一號崖墓的石刻佛像,什邡皂角鄉東漢磚石墓出土的 畫像磚上的佛塔與菩提樹,宜賓黃塔山東漢墓出土的一尊坐于青獅上的佛像,彭山縣東漢崖墓中的搖錢樹陶座上的坐佛與侍者像,樂山西湖塘出土的施無畏印陶俑. 忠縣蜀漢墓出土三株搖錢樹上鑄有14尊佛像。此外.還有流失到日本的幾尊搖錢樹佛像.除了佛像以外, 還有一些與佛教有關的造像,如西昌以及綿陽何家山二號墓出土搖錢樹西王母額中有小圓圈,似為佛教白毫相特征。搖錢樹上常見蓮花、羽人與西王母相伴,這是佛 教傳入初期仙佛相混的特征。

  這些考古材料證明,早在時 期,佛教已傳入巴蜀。而同一時期中原地區至今還未見東漢佛像遺物和佛塔痕跡,但巴蜀地區卻在搖錢樹和畫像石、畫像磚上大量涌現,這必是佛教已有了較長時間 傳入過程,才有可能反映在藝術形象上。其傳播途徑,顯然不是經過西域——中原的途徑輸入,而是從南方傳入的。這是我們目前已知的佛教南傳入中國的最早的實 物證據。

  眾多的禪林,構成巴蜀文化的一大景觀。以來,巴蜀高僧大德倍出,伽藍古剎雄視,歷代皆有傳承。尤其是唐代以來,在中國固有文化基礎上,佛教的禪宗對巴蜀影響極大。禪宗所倡導的叢林制度也是在巴蜀地區完善和光大的,在 巴蜀成為了佛寺的主流。巴蜀作為禪宗的重要陣地,產生了一大批杰出人物,如唐代修禪十大家中就有馬祖道一、圭峰宗密等五家是巴蜀人,在全國禪宗內力量最為 雄厚。宋代時,巴蜀禪宗在全國已占絕對優勢,并形成了自身的傳承系統。故佛學界有“言蜀者不可不知禪,言禪者尤不可不知蜀”之說。四川的寺院叢林與四川禪 宗的發展是密切相關的。巴蜀地區的著名彈林寺院有成都的昭覺寺、、、寶光寺,梁山(今梁平)的雙桂堂,遂寧的廣德寺,的,重慶的等。

  南北朝時期,佛教由南北交錯傳來遍及巴蜀盆地,摩巖 石刻造像遍布川中。廣元千佛崖有北朝造像,茂汶、西昌、成都萬佛寺與龍泉山北周文王碑都有南朝和北朝的石佛像,表明佛教傳播已甚為廣泛。到隋唐以后,北傳 禪宗與南傳密宗在巴蜀地區交匯,現存唐代巴蜀石刻佛像百余處所見者多為北傳,而在安岳、樂至、樂山龍泓寺、夾江千佛巖、邛崍、昭覺等地則又能見到唐代密宗 佛像。大足寶頂山大佛彎還有宋代趙智鳳所集中雕造的迷宗柳本尊故事,是傳承一行法師的"法密".這些密宗造像淵源多為南傳。南傳與北傳佛教在唐代以后的巴 蜀出現了斑爛駁雜、復雜交流的局面,使巴蜀成為我國佛教石刻造像最多的省份,其分布之廣,造像之多,題材之富,技術之精,為全國所僅見。直到今天,四川盆 地中廣元的千佛崖和皇澤寺,巴中的南龕和水寧寺,安岳的千佛寨、玄妙觀、臥佛院、華嚴洞、毗盧洞,大足的北山、南山、寶頂山,邛州的花置寺,大邑的藥師 崖,夾江的千佛崖,蒲江的飛仙閣等地的佛教石刻造像仍然保存完好,名揚遠近。

  在眾多的石刻造像之中,巴蜀又是名副其實的大佛之鄉,全川高度在10米以上的大佛共有20座之多。

  樂山凌云寺大佛通高71米,頭高14.7米,足背長 11米,赤足上可圍坐百人。始建于唐玄宗開元元年(713年),完成于唐德宗貞元九年(803 年),前后歷時90年,經過唐代高僧海通禪師、劍南節度使章仇兼瓊、劍南西川節度使韋皋等累代修筑,才成了今天這樣的規模。

  潼南馬龍山臥佛是全國第一大臥佛,獨占山峰的半壁巖面,長達36 米,卻只刻了佛的上半身,下半山與山體結合,隱于祥云霧靄中,可謂匠心獨運。

  安岳臥佛全長23米,在八廟鄉臥佛溝。在經窟上刻滿了佛經,共有131 平方米,約26萬字,是一座罕見的唐代石刻經庫。

  是我國第二大佛,也是第一大釋迦佛,通高36.67米。過去的榮縣大佛是全身貼金的,在陽光下金光閃耀可達數里,可惜1943年被當時的地方官將貼金取掉,這種光彩奪目的奇觀遂不復得見。

風俗百態
                                                                 

彝族火把節

[5]

在今四川省和重慶市轄境內,聚居和雜居著漢族和藏、彝、 土家、羌、苗、回、納西、傈僳、布衣、滿、蒙族 等14個少數民族。漢族構成巴蜀地區人群的主體,主要聚居于四川盆地內。而盆地四周的高山、高原區則主要 為少數民族的聚居地或生活區。西部高原和山地主要是藏、彝、羌族等少數民族聚居區,盆地東緣山地主要是 土家族和苗族聚居區。其它人口較多的10多個少數民族則散居于四川和重慶各地,少數民族總人口數有300萬 。

  四川和重慶這種民族分布格局是經過幾千年的交流融 合、遷徙定居、相互依存、發展演變的過程而形成的。在 長期的民族交流的歷史過程中,巴蜀文化形成了自身的地方特色和巴蜀人的特色。這一過程同中華民族形成和 發展的過程與規律是一致的,是多元一體的中華民族生息繁衍過程的一部分。從古及今,凡從外地入蜀的文化 人最強烈的直觀感受,就是蜀人、蜀地均與其它地域有所不同。西晉裴秀的《圖經》說巴蜀是“別一世界”, 杜甫人蜀稱蜀人為“新人民”,認為蜀地“異俗嗟可怪”。抗戰時期入蜀的學者有感于古蜀國文化遺物的特異 ,提出了“巴蜀文化”的專門概念。這些都說明組成巴蜀人的民族成分和它們的習俗確有其特異之處。對巴蜀 人而言,這叫做“個性”,對文化習俗而言,這叫做“川味”。

  今天四川盆地內的漢民族已經過歷史上多次的變易,它的最初來源可追溯到古蜀人和古巴人。古蜀人,特別是 古蜀國的主體民族蜀族,很早即與中原地區有文化上的同源關系。、和等 史籍 均認為蜀之先源于黃帝,是黃帝族降居若水(雅礱江)和岷江上游的昌意——高陽一系的后裔。岷江上游乃至 雅礱江一帶,從先秦開始便是氐羌系的民族所居,也是氐羌系民族從北向南遷徙,乃至濮越系的民族從南向北 遷徙的走廊地帶。這一帶至今仍是藏、羌、彝、普米等藏緬語系民族的大本營。黃帝之子昌意是同這一帶的蜀 山氏聯姻的。氐羌系的夏禹也是高陽氏之后,“禹興于西羌”,也是興起于這一帶而同巴地的涂山氏聯姻的, 直到夏末,桀還與岷山二女碗和琰保持著部族聯盟關系。蜀的始祖蠶叢氏“始居岷山石室中”,也是在陽山上 游興起的。漢代的蠶陵縣,即今疊溪,就是蠶叢氏的根據地。根據史書的說法,蠶叢氏逐步南遷,到灌口(今 都江堰市)出現了第二個蜀祖柏灌氏。發展到魚鳧氏時代則已進人成都平原,今溫江縣有魚鳧城故址。取代魚 鳧氏的杜宇氏
                                                              

[6]

大概是南方朱提(音si,今昭通)的濮系族北上與江源(今) 土著結合而成的。開明 氏則是荊楚人溯江北上到成都平原,因善于治理洪水而以禪讓方式取代了杜宇氏。由此可見,古蜀人族團的形 成是岷江上游的氐羌系與南方成都平原的濮越系長期交融的過程。秦滅巴蜀以后至秦漢之際,蜀人又逐步融入 到了華夏族即后來的漢族中來。廣漢三星堆出土文物所反映出的燦爛的青銅文明,是成都平原古蜀文化偉大創造的結晶。出土的青銅立像, 大眼、直鼻、方頤、大耳,頭上戴冠。據研究,其體質形象與青銅人面像B、C兩型的“棱形鼻梁” 形象,有北蒙古利亞小種族的特征,屬現今藏緬語族的先民氐羌系的民族。從它在三星堆文化中占有主導地位看,它應 是蜀國境內居于統治地位的民族——蜀族的形象。而以“蒜頭鼻”為體質特征的青銅人面像A型,則具有南蒙古 利亞小種族的體質特征,應是蜀國境內與蜀族結盟的民族抑或被統治民族的形象,應當是屬于現今壯侗語族的 先民濮越系的民族。直到成漢時期,成都出土的成漢墓陶涌,其面像仍與三星堆一致,說明二者之間存在著一 定的有機聯系。

  巴人與同囿,亦是黃帝之后。巴人中居統治地位的王族宗姬之巴,是中原華夏族系的一支。其它則有濮、 等屬于百濮系統的少數民族服屬于宗姬之巴,故而揚雄說:“東有巴賈,綿亙百濮。”左思《蜀都 賦》說:“東則左綿巴中,百濮所充”。

  巴人中的凜君蠻、板循蠻來源很古,也應屬于百濮系 統,后來都逐步融人盆地的漢族中,其中的一大支則成為 今土家族的先民。 大約在隋唐時期,今天四川地區各民族大體形成。他們與漢民族一樣,都是巴蜀地區歷史文 化的創造者。到明清時期,四川盆地內的漢族與盆地周邊的少數民族聚居的格局逐步突顯出來,成為今日四川和重慶民族分布布局的雛型。

  在 四川境內有80多萬,主要分布在甘孜、阿壩和涼山州的木里藏族自治縣。藏族的族源是多元的,主要來源于古代的羌人。今川西北高原上,從漢到唐有越 羌、白馬羌、廣漢羌、參狼羌、武都羌、旄牛羌等大小不 同的羌族部落,是四川藏族的主要族源。四川藏族地區稱為東部康區。“康”是藏語“喀木”(即“邊地”) 的音譯。今四川的康定、甘孜、、 理塘、巴塘至西藏的昌都一線,歷來是康區傳統的政治、經濟和文化的 核心地區,是連接我國西南和西北地區的樞紐。由于康區位于西藏的東南邊緣,使它成為漢藏文化接觸交融和 內地與西藏經濟貿易頻繁往來的通道,是甘、青、川、滇通行的民族走廊中眾多民族南下北上遷徙的必經之地 ,具有重要的戰略地位。由于康區位于東部巴蜀文化與西部西藏文化交匯的位置,因而又構成了四川藏族在經 濟、語言、文化上不同于其它地區藏族的特點。這里,歷史上有過數度繁榮的“茶馬互市”,被譽為第四條絲 綢之路——“麝香——絲茶之路”。這里的宗教文化也很有特色,喇嘛教的各種教派并存,有寺廟800多個。既 有馳名中外的格魯派三大印經院之一的德格印經院,又有本波(黑教)的最高寺院和學府的土多寺、著名的寧 瑪(紅教)寺院噶拖寺、噶舉(白教)寺院八幫寺。這里藏族的民居和服飾,既與西藏藏族有共通性,又帶有 自己的特色。牧區有廣闊的草地,還有鍋莊和牦牛群,農區則有田野中的青棵和酥油茶。舉世聞名的《格薩爾 王傳》長篇敘事詩就流傳于四川藏區。鍋莊舞和弦子舞是十分優美的舞蹈,唐卡壁掛是繪畫藝術的精品,藏戲 更是獨具特色。這里的康巴人養成了剛悍、粗擴、豪邁、勤勞的性格特征。

  彝族是四川人數最多的少數民族,有152萬,大多居 于涼山彝族自治州和樂山市的峨邊與馬邊。彝族的祖先是從 西北高原南遷的羌人與本地的古老部落融合而成。漢代的窄都夷、斯榆、冉 、昆明,唐代的白蠻和烏蠻,與 后世的彝族有淵源關系。安寧河谷是四川境內彝族長期的活動中心。大小涼山彝族地區在建國前還比較完整地 保存著奴隸社會形態,建國后逐步廢除了奴隸制,走上了社會主義的康莊大道。

  文化有自身的特色。住房多為土木結構,一般房層低矮無窗,不過,其高樓式民居與瓦板式民                                                           

地方特色舞蹈

[7]

居也很有特 色。彝族男子多穿黑色窄袖右斜襟的上裝和多拓寬腳長褲,頭頂留二三寸頭發一小塊,稱“天菩薩”。頭上裹 以數丈長的青蘭布包頭帕,名日“英雄結”。男子以無須為美,左耳帶耳珠穿絲線。女子穿多褶長裙。男女外 出皆穿“擦爾瓦”披風,形如斗蓬。宗教祭祖活動由畢摩主持。彝族有自己的音節文字,稱為 文或羅羅文、 畢摩文。彝族有自己的歷法和天文學,有很高的歷史價值。彝族有許多重要的文學著作,如(創 世紀)、《瑪木特依》(訓世經)、《阿姆尼惹》(哭嫁歌)等均流傳至今。

  四川土家族主要分布于重慶市的酉陽、秀山、黔江、彭 水、石柱等縣,人口總數在100萬左右。其族源來源于古 巴人,主要是巴郡南郡蠻中的廣廩君之后和被稱為長沙武陵蠻的盤瓠之后。由于他們居位在西、辰等五溪之上 ,故古時又稱為五溪蠻。土家族近代的風俗習慣大體與漢族相同,崇拜祖先,信仰多神,特別崇拜土王。土家 族有語言,但無文字。土家族能歌善舞,他們傳統的擺手舞、龍燈、獅燈、花燈、跳香、民歌、號子、打鬧等 均享有盛名。傳說土家的擺手舞來源于周武王伐紂時巴人軍隊的“前歌后舞”,即漢代著名的巴渝舞。土家族 文學上的成就是有名的“竹枝詞”,曾對盛唐以后的中國詩壇產生過重要影響。土家族戲劇也很有特色,在酉 水流域,流傳著土家族的儺愿戲(又叫儺堂戲);在石柱一帶流行著一種源于儺戲而又不同于儺戲的“土戲” 。

  在四川土家地區,往往土家與苗族、漢族交錯而居,形 成大雜居小聚居的格局。酉陽、秀山、黔江和彭水則是 土家族和苗族聯合組成的自治縣。四川的苗族源于古代的“五溪蠻”和“黔中蠻”,和土家族、漢族長期和睦 相處,創造出了有特色的物質文化和精神文化,如干欄式的“吊腳樓” 民居和建于江河上的風雨橋、土花被面 、蠟染織品、油茶湯、糯米糍粑、油香粑、極酸的泡菜,以及苗家的“踏月”歌舞,都有獨到的特色,享有盛 名。

  是 我國最古老的民族之一。最早是河煌地區的牧羊民族,以后向東向南遷徙,是華夏族的主要族源之一, 也是古代蜀族和今天藏族、彝族的主要族源。它們大部分融合到漢族和其它少數民族之中,只有在四川的岷山 地區保留了全國唯—一塊羌族聚居區,這包括阿壩州的茂縣、汶川、理縣、黑水、松潘,以及綿陽市的北川縣 。其中以茂縣羌族集中聚居最多,占全部羌族人口總數的60%。

  羌族具有獨特的物質文化成果和民族風情,綿延幾千年 而不間斷,被稱為中國各民族演化史上的一個“活化石 ”。其中最具特色的是至今仍存的碉樓、棧道和溜索等建筑形式。碉樓在羌語里叫做“邛籠”,“皆依山居止 ,壘石為室,高者至十余丈”,著名的有茂縣黑虎鄉的群碉、明嘉靖年間修筑的桃坪碉。棧道在羌族地區的特 色是險峻,茂縣較場一帶的棧道遺跡,傳為是蜀人的祖先蠶叢氏的遺作。溜索古稱“窄”,是用于渡河的竹 索 ,羌族中心區茂縣古有“繩州”的設置,其名稱即來源于古羌的繩橋。 現存的歷史文物中,以橫架于滔滔服江 之上、長達100多公尺的茂縣石鼓 “鴛鴦溜”最為著名。
                                                                 

巴蜀文化

[8]

羌族地區有著豐富的歷史文化資源,這里有新石器時代的文 化遺物, 有蠶叢和大禹的遺跡。“禹興于西羌”, 汶川刳兒坪和茂縣石鼓鄉(原名石紐鄉)以及北川的石紐,都有大禹誕生的紀念地。茂縣縣城名“鳳儀鎮”, 也是源于歌頌大禹的“鳳凰來儀”的古語。在茂縣維城鄉有蜀漢大將姜維修筑“維城”的遺說。疊溪本為古蠶 叢重鎮,因地震而變成今日風光秀麗的地震湖。

  羌族的民俗亦很有特色,至今保留著白石崇拜習俗,戶 戶羌寨莊房都供奉白石。羌笛傳自遠古,各種歌舞歡快 多情,羌族服飾有獨特的魅力。其民族著名節日有羌歷年、祭山會、牛王會,娛樂活動有跳莎朗舞、爬天桿、 射獸饃、放索套。其它如挑花刺繡、云云娃、喝咂酒等,都可令人享受羌族文化的獨特風情。羌族地區盛產花 椒,“茂椒”至今仍是烹好川菜的重要調味品。

  在川滇交界的高原上,有一片秘境似的地方,叫瀘沽 湖。圍繞瀘沽湖生活著古老的摩梭(么些)人。十多年前 他們還保留著古老的母系大家庭和走婚制的習俗。“舅掌禮儀母掌財”,子女不歸父系,而歸母親和舅舅撫養 。母親享有至高無上的地位,子女永遠生活在母親身邊,夜晚才接待自己的“阿注”即情人。這種走婚制叫做 “阿夏婚”。摩梭人每年最隆重的是朝山節,朝拜湖中最高的神山---格姆女神。摩梭人的族屬還無定論,可能 源于古羌族中的旄牛羌。新舊有“”的記載,就是今天摩梭人的祖先。滬沽湖至今是環境未受 污染的自然奇景,永遠湛藍的天,永遠碧綠的水,穿梭自如的豬槽船,夜晚山月下走婚的阿注,構成靜秘的“ 母系王國”風情畫,被人們稱為“人類母系社會文化的活化石”,是“至少生活在創世之夢中的世外桃源”。

  主 要分布于四川省平武縣和南坪縣以及甘肅文縣部分地區,總計1萬余人,平武縣白馬鄉是最大的聚居區 。這一帶也是大熊貓和金絲猴的故鄉,置有王朗、白河等自然保護區。白馬人有自己獨特的風俗習慣和宗教信 仰。男女老少都頭戴白色盤形氈帽,上插白雞毛或錦雞毛,其服飾較羌族絢麗得多。住房大部分是板屋土墻, 其喪葬儀式是夏秋土葬,冬季火葬。每逢年節或喜慶日,要跳“十二相”,頭載牛、馬、羊、獅、虎、雞、孔 雀、狗等木雕面具,鑼鼓伴奏,載歌載舞,意在祈求平安,這是白馬人最重要的群眾性娛樂活動。白馬人現族 屬為藏族。但學術界有不少研究者認為,從其族源看,與古老的氐羌系有淵源關系,很有可能是古老的氐族先 民留存在今天的唯一的尚能聚居存俗的后裔。

  在古今都是多族共居的巴蜀地區,若干古老的風習一直流傳至今,各種古風余韻成為了如今巴蜀風情的組成部分。

川劇變臉

傳說望 帝杜宇“教民務農,一號杜主”,所以在巴蜀地區長期有 “農時先祀杜主”的風俗,不少農村建有 “杜主廟”。根據《華陽國志·蜀志》的記載,杜宇失國后,隱居西山,其魂魄化為杜鵑鳥,常因思念故國而 啼叫出血來,以至灑滿了山野的杜鵑花。這個“杜鵑啼血”的故事一直在蜀人中流傳,李商隱有“望帝春心托 杜鵑”的名句歌吟這個故事,而蜀人拜杜鵑的習俗至少在西漢以前就已經存在。唐代杜甫在四川也記載了對于 杜鵑“我見常再拜,重是古帝魂”的習俗。至今仍完整保存在鄲縣近郊的望叢詞,是蜀人祭禮望帝杜宇和叢帝 鱉靈的場所。

  崇拜白虎是巴人稟君蠻遺留下來的習俗。說: “稟君死,魂魄世為白虎。巴氏以虎食人血,遂以人 飼焉。”《蠻書》說:“巴氏祭其祖,擊鼓而歌,白虎之后也。”這種以人來祭祀白虎,把白虎當做祖神的習 俗可能是一種原始的圖騰崇拜,相沿甚久,從漢代以來就已流傳了。源于巴人的土家族長期保留著白虎崇拜之 俗,稱為“坐堂白虎”,是土家族不可戰勝的保護神。至今四兒童愛戴虎頭帽,就是這種崇拜的流風遺韻。考 古發掘也有印證。三星堆遺址出土有金虎飾和銅虎飾,巴蜀銅兵器上的巴蜀圖語符號常常有虎形和虎紋,著名 的傳世銅器虎紐于,其紐為虎形。由此看來,不僅巴人視白虎為主神,連蜀人也有虎崇拜之習。

  川西地區還普遍流行著石崇拜,石崇拜分為兩種:一種 是羌人的白石神崇拜。據傳羌戈大戰時,羌人先祖受到 天神的指點,以白石打敗了彪悍的戈基人,使羌族得以有生息繁衍的環境,故把白石視為天神加以崇拜。這種 習俗一直流傳至今。另一種是古蜀人的大石崇拜。從蠶叢居于限山石室起,石頭就與蜀人有不解之緣。“石室 ”乃壘石而成,至今眼山地區仍有石壘碉房和高大石碉,因而古蜀先民對服山之石有一種大石崇拜。成都平原 上不產巨石,多從服山運來作為蜀王墓前的墓志石表,杜甫有《石筍行》專門說明石筍的來歷和用途。至今成 都平原上尚有支機石、天涯石留存,還有五塊石、五丁擔、石鏡、飛來石等遺跡,均是大石崇拜的遺物。今天 在重新修飾過的成都府河和南河岸邊,亦特地從岷山運來幾噸重的巨石100個,上攜吟詠錦江詩詞百首,置于 片片綠地之中,就是為再現古蜀大石文化,承襲其傳統特色而有意識設置的,現已成為引人注目的景觀。

  內 的最流行的年節古俗是漢族的習俗,它與中原地區的民俗在內涵上基本是一致的,但也有它的不同 之處。由于巴蜀從來是四方移民移人之地,歷史上有過幾次大的移民,特別是“湖廣填四川”,使四川盆地內 的民俗帶有兼容南北,并蓄東西的復合型特點。所謂“一方之會,風俗分雜”(《周書·辛慶之傳》),正是 巴蜀民俗特色的生動說明。 歲時節令有春節過年、清明上墳、燈會、花會、端午食棕子、劃龍舟、中元祭祖、 中秋吃月餅等等,均與中原地區相似。但其中也有巴蜀自己的特色。例如,春節貼春聯之習就起源于巴蜀。后 蜀時,孟超自吟“新年納余慶,嘉節號長春”一聯貼在宮門上,代替過去貼桃符、郁壘,這是我國春聯之始。 大年初一到成都武侯詞游喜神方,燒第一柱香,稱為“頭香”,即以為吉利,這也是成都特有之俗。正月初七 人日游草堂是從晚唐興起的巴蜀特有習俗,其俗源于杜甫與高適之間的人日詩話。上元二年(761 年)高適寄 詩杜甫說:“人日題詩寄草堂,遙憐故人思故鄉。”“今年人日空相憶,明年人日知何處?” 為紀念杜甫,人 們便選擇人日這一天游覽杜甫草堂。清代四川學政何紹基為草堂撰有一聯:“錦水春風公占卻,草堂人日我歸 來”,就是記人日游草堂的習俗。

  燈 會起于唐時。唐玄宗幸蜀曾在元霄上街現燈,有青羊宮的道燈,昭覺寺的佛燈,大蔥寺的水燈,從此形 成極富特色的成都燈會。宋陸游曾有詩寫成都燈會盛況: “鼓吹連天沸五門,燈山萬炬動黃昏。”作為古俗, 成都的燈會與燈市都在元霄前后,燈市的繁華不亞于燈會的璀燦。清人有竹枝詞寫燈市:“城隍廟前燈市開, 人物花枝巧扎來。高掛竹竿求主顧,玲戲機巧斗新裁。”又有竹枝詞寫燈會:“看燈大放鬧喧天,獅子龍燈 竹 馬全。看過錦城春不夜,愛人惟有彩蓮船。”燈會與燈市相結合是成都 獨有的特色。除了成都之外,四川各地 幾乎都有燈會,發展到今天,已經 以其多姿多彩馳名海內外。四川燈會以成都燈會歷史最悠久,以銅梁燈會的 紙扎龍燈工藝最精湛,而自貢市的“國際恐龍燈會”則以其規模大、門類多、花樣新而為四川之冠,已在海內 外多次展出,為四川贏得了很高的聲譽。

  成都花會源于唐代的花市,以后歷代相沿。趙祥《成都古今集記》說: “成都二月花市,各地花農辟圃賣花, 陳列百卉,蔚為香國。”到明清時,花農逐漸集中于青羊宮,每年二月十五日定期開市,至今猶然。

  龍舟之習,巴蜀與中原相同。但在唐宋時期,蜀地的劃龍船是在三月三日,后來才改為五月五日。

  清明上墳之俗起于西漢,巴蜀一直流行至今。過去西蜀地區在這一天要賣歡喜團,小商販以各色炒米作團,用 線貫串,叫“歡喜團”,這是巴蜀不同于中原之處。

  巴蜀節令習俗最大的不同之處是俗好眾人參加的游樂, “西蜀游賞之盛甲于天下”,并且其游賞習俗常常同各 種藝術表演相結合,“倡優歌舞,娥瞄靡曼”,體現了蜀人重文學儒雅之風的特色。例如每年四月十九日院花 夫人誕日舉辦“浣花大游江”,這就是自唐代以來成都獨有的習俗。這一天傾城出動,錦江舟接檣銜,兩岸彩 棚連座,十里不斷。地方官帶頭出游,叫做“邀頭”,百姓人家則自帶座具“邀床”,因此這一活動又叫“邀 游”。

  巴蜀地區從來就是多族共居,故而存在著各種不同的葬俗,而且至今可見。

  中國境內為巴蜀所獨有的船棺葬是戰國至西漢時期古巴 蜀人所實行的特殊葬俗,都是以實用的或仿制的獨木舟 為棺,在盆地內從東的重慶到川西的蒲江、川北的廣元,包括成都市內,都有發現。在這些船棺葬中所發現的 豐富遺物是研究巴蜀先民社會生活和文化觀念的重要資料。 石棺葬是指豎穴土坑中用石板或石塊砌成的棺狀墓 葬,分布于四川省西部岷江上游、青衣江、大渡河、雅等江、金沙江流域,滇西和西藏東部也有發現。其時代 大約相當戰國秦漢時期。其墓葬形制和隨葬器物都有獨特的內涵。根據文獻記述加以對照,石棺葬應是以窄都 夷和冉 夷為主的西南夷系各族的墓葬。

  在川西南安寧河河谷盆地一帶分布著一種用巨大石塊修筑的墓葬,稱為大石墓。其時代相當于戰國到漢初,應 是邛都夷的墓葬。

  在山崖或者巖層中開鑿洞穴為墓室的崖墓曾經十分廣泛 地流行于四川地區,是巴蜀文化的一個特色。俗稱“蠻 洞”,往往是幾十座聚集在一起,分布密集,錯落有致,有多重墓室。墓門、墓壁、墓棺上往往雕刻畫像和圖 案。其時代從東漢至明清歷代都有,主要在漢代。最著名的是樂山市凌云山的麻浩崖墓,其畫像石反映漢代蜀 地生活習俗,有極高價值。

  是 利用巖壁裂縫或在巖壁上鑿孔架設棺木,離地面懸空放置,臨崖望之,危乎殆哉,十分險峻。懸棺葬 從我國東南江浙到西南四川、貴州的廣大區域內都有分布。但無論從分布面積之廣、時代延續之長、類型之豐 富復雜、保存之好這幾個方面來看,四川的懸棺葬在我國都是首屈一指的。四川懸棺葬早的從戰國時期開始, 晚的一直到明代,主要分布在兩個地區,一個是三峽區域,其族屬與古代的巴人和僚人有關。另一片分布于珙 縣、興文一帶,系古代的 人墓葬,屬 人系統。珙縣懸棺至今保存完整,蔚為奇觀,已經成為巴蜀旅游文化 中的一個著名景區。